昆仑

第283章:人剑相御

    释天风见梁萧招法奇变,一时双目大张,瞧了一阵,摇头叹道:“好一个人剑相御。”风怜瞧不出究竟,着急道:“什么叫人剑相御?”释天风道:“自古剑法练到绝处,不过以人御剑,梁小子不但以人御剑,而且以剑御人,人与剑互引互动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河。原本他一人一剑,势单力薄,在老穷酸夫妻联手之下,决计讨不得好去。而如今人剑相御,便如凭空多出一位得力帮手。‘太乙分光剑’之所以厉害,只因其阴阳造化、生生不息。如今梁小子人剑同心,也是生生不息,生生不息遇上生生不息,胜负之数可是难说。”众人听他一说,均感惊奇。

    风怜歪头想了想,笑道:“我明白了,师父并不把天罚剑当作剑。”忽觉手足能动,敢情时刻一到,释天风封住的穴道自然解了。释天风皱眉道:“女娃儿说话古怪,不当作剑,难道当作人?”风怜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心想师父必是将天罚剑当作了爸爸爷爷,与他们在天之灵并肩作战。想到这儿,眼圈儿倏红,泪水迷蒙双眼。此时梁萧将“人剑相御”使到得意处,“天罚剑”泛起离合紫光,剑上的锈斑尽都变成星文霞彩,奇丽绝伦,遥遥看去势如一道长长紫电。众人不由啧啧称奇。风怜生于铸剑世家,对这奇象也道不明白。

    忽听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传来:“善哉善哉,梁萧创出如此神技,真为武学放一异彩!”风怜回头望去,不知何时,人群中多了一个须眉皆白的高大和尚,手持一支木棒,嘴角微带笑意。释天风哈哈笑道:“九如你这老秃驴鬼鬼祟祟,什么时候来的?也不给我打个招呼。”凌水月白他一眼,合十笑道:“未迎大师佛驾,真乃罪过,拙夫有口无心,胡言乱语,还望大师见谅。”

    九如笑道:“无事献殷勤,必有图谋,释夫人你越客气,和尚越不安。”他说得直白,凌水月不禁脸上一红,说道:“大师法眼无差,老身确有所图。”九如笑道:“请讲。”凌水月道:“这三人斗剑目前旗鼓相当,但人力有限,总会分出胜负。依老身之见,冤家宜解不宜结,任谁伤损皆是不好。还请大师与拙夫联手将三人分开,大师与梁萧有旧必能说服他解开心结,远扬他处。若是公羊羽和花家妹子不允么……”她忽然住口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九如笑道:“和尚明白了,倘若此间有人不允,合和尚与梁萧二人之力,压服群雄未必能够,但要走脱却是绰绰有余。”众人闻言,均是一凛。凌水月叹道:“不错,而今此法最善。”

    九如一瞧斗剑处,笑道:“释夫人言之成理,和尚正为挫锐解纷而来。”他白眉一耸,笑道,“释岛主,上吧。”释天风嘻嘻一笑,道:“好!”忽地一拳,直奔九如而来。

    九如早有防备,挡下这拳,骂道:“老乌龟,你又发癫了?”释天风拳脚密如雨点,口中却笑道:“扰人打架就好比夺人口食,没得折了寿数。这场比斗古今少有,怎能被你老秃驴搅了?常言说得好:‘兵对兵,将对将,玉皇大帝对阎王。’那边主将逞威,这边咱们做偏将的也该另辟战场。”说话中不知出了几拳几脚,九如不敢大意,将木棒插在一旁,挥拳抵挡。

    凌水月气急骂道:“死老头子,你张着两眼怎就不看看风色?”释天风几度被妻子阻拦,无法出手殴斗,早已憋得心痒,好容易找到籍口出手,如何收敛得住,任凭凌水月斥骂,他只是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正斗得不可开交,忽见两艘小船一前一后从彩贝峡里出来,前方一船忽地加快近了木台,只听船上传来一声大喝,一道人影如鬼如魅抢到相斗二人之间,挥手一拳,势大力沉,迫得释天风倒退两步,定睛看去,来者却是一个年轻和尚,身材敦实,圆脸上一双环眼灼灼逼人。

    和尚一拳既出,后着绵绵而至,与释天风斗在一起,九如反被撇开。释天风与他拆解数招,喜道:“小秃驴好本领。”他有架可打,有对可放,不论对手是谁都是欢迎之至,当即打叠精神,与那和尚拳来脚往,斗了个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众人眼看又冒出个年纪轻轻的大高手,心中都觉惊讶,只见来船抵岸,船上跳下一个精壮汉子、一个怀抱琵琶的黄衫女子。池羡鱼识得黄衫女子正是金翠羽,不由奇道:“四妹,你来了么……唔……这位是……”那精壮汉子接口笑道:“池老大,你认不出小弟了?”池羡鱼恍然道:“啊,白老二,你怎么就瘦下来了?”白不吃呵呵直笑,面有得色。

昆仑-第283章:人剑相御-->>(第1/2节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